只写不看,我可能有毛病

一直以来的理想形象

相爱捏造:

來來來扒一扒

我們圈裡有沒有這種偉大人物

————————————————————

不過我真的有想過精分一個號來暖圈

反正我畫風控记不住,自己都認不出


【太敦】云图(下)

(国际惯例提醒:私设多到影响观感,日常中二,因为文中时间跨度大所以人物OOC;码字时心态崩所以小学生水准

嫌太长懒得看就直接下滑到最后一大段吧)

(顺便提一下259600那个世界观下一天有48小时)

(老屏蔽我!?气,明明很正常!)

链接走评论

像烂尾一样

我就是想写写“我总会等到姗姗来迟的你”这种感觉

原梗是北宋哲学家邵雍计算出世界上的事物将会在十二万九千六百年后重现,也就是十二万九千六百年后,在同一个地方,我还会遇见你。

要不是一个叫空的太太追着我打骂“更文更文更文”,我明年才写得完

为什么0的部分总是很短小?你要是知道十二万年前是北京猿人的天下你也不想写长的

【太敦】云图(上)

(国际惯例提醒:私设多到影响观感;写文时状态波动较大故文章不同段落水平参差不齐地差,想要保留我在你们心中美好形象的还是慎点吧。)


0

——

“刚才真是凶险,谢谢你了。”


“你怎么还跟着我啊?想跟我回家?”


“……好吧好吧,我带你回去就是了别蹭了!”


129600

——


  太阳又一次挣脱了黑夜的束缚,一脚踹开挡道的浓雾,走开我急着上班呢都五点半了要迟到了!距离这个中年天体大约149,597,870,700米的某个狂奔的少年居然能和它同步:一脚踹开房门,卧槽我要迟到了第一天上班啊啊啊啊!


  周一的早晨令人烦躁。天...

恋爱?距离高考仅有两百多天了恋个屁爱!

(尊敬的各位乘客,小黑航空公司提醒您,本次航班如题根本没什么CP感我就是私心打个太敦tag你们就当日常看看好了,而且间歇性无聊因为我没梗了,请法律系学生不要拆卸机舱公物,最后祝您旅途愉快。)


青春校园文惨遭毒手


没有肉没有车

我昨晚就要发文的时候断网,我怀疑我中了周日晚不能发文的诅咒。

@百日 的点文,感觉写成了完全不对的东西

我真的有一次考了年级第二激动地把成绩条吃了    

对了,我昨天发誓今早九点半发文不然就跟中岛敦姓,结果开会的领/导比想象中还能讲,所以我要改名去了再见。

我算是被屏/蔽怕了,怎么就发不上来,逼我开...

【太敦】“我是你的什么?”“你是我的梅克尔细胞触觉感受器。”(下)

(昨天被关小黑屋没得发,我做错什么了明明是这么正直的文,难受)

(惯例爱心提示:我,没有情人,不会说情话,OOC满街跑,了解?医学生生物学生信息技术生别人间失格我)


——


Loading……


404


单击F5


Loading……


404


单击F5


Loading……


……


  这是谷崎直美观察中岛敦呆滞的脸一个下午之后得出的《中岛敦大脑当机时其本人后台操作详细》,整本书就这么三个动作循环了两百多页。但令人啧啧称奇的是中岛敦构造奇特的CPU居然还能双卡双待,愣是在不断地Loading中机械地完成了下午的资料整理。...


【太敦】“我是你的什么?”“你是我的梅克尔细胞触觉感受器。”(上)

(温馨提示:我,不会写甜,OOC,明白?)

(温馨提醒:有医学生的话,嗯,请忍耐一下不要骂我“根本不是这样!”)


——


  叽叽啾啾喳喳布谷布谷唧唧哔哔咕咕咯咯喔喔嘎——啊——


  这些鸟要是能消停哪怕一个早上我都能一觉睡到迟到三个小时,太宰治脸朝下趴在垫被里,耐着34℃的高温将被子拉过头,试图隔绝窗外的烟雨红尘杂乱纷扰。啊,清静的世界真美好。


  ”呜啊——!“,天空一声巨响,太宰治的美梦闪亮退场。...


【太敦】Needn't Say

(温馨提示:这篇和前面几篇是联动的系列,虽然单独看也没问题,我不会搞链接,直接戳头像看吧)

(温馨提示2:不小心写成了只有我自己看得懂的文)

我永远是那个孩子,即使面临迫近的恐怖全景画面

迫近的麻风病,跳蚤

仍会冒犯并犯下迫近的罪行

我是那个被人厌恶的孩子,会用旧纸板拼凑出一张床,并等待

相信着你会来陪伴我

                       ...

【太敦】Say Something(下)

“Say something,I'm giving up on you.  ”


——

  第二天早八点整,国木田独步准时推开侦探社的大门。昨天下午一直到下班,社内月度优秀员工中岛敦的状态非同一般的好,一个下午就修改完成了社里堆积了半个月的烂尾任务报告,整个人仿佛散发着金色的光芒,死气沉沉的办公室里每一个昏昏欲睡的社员都不得不在他经过的时候分去两眼。与谢野晶子甚至对此评价到,像太宰治走进了夜店一样。


  这个比喻虽然听起来有点微妙地不妥,但很好地说明了昨天下午少年的心情有多好。...


【太敦】Say Something(中)

  第二天清晨,中岛敦在1.8平米的床垫上醒来,第一缕阳光才刚刚摸进窗户挠在他的脸上。懵乎乎的中岛敦艰难地运转喝到断片的大脑,花了整整两分钟读档。


  随后端早餐进来的泉镜花看到的就是双手捂脸耳根通红的中岛敦。

  我是不是应该转身就走呢,瘫着脸的小镜花默默地想。


  中岛敦完全不想把手从脸上拿下来,拿下来了就准会有蒸汽从每一个毛孔里冒出来。昨晚我真没想哭的,也真没想咬人的。不是说酒后大脑的清醒程度只有百分之三十嘛,就像做梦一样。谁做梦时能控制自己的感情的?谁能控制自己的大脑的...

【太敦】Say Something(上)

  清晨的空气总是混浊的,但大部分人还是不得不每天都让这些气体在自己的肺里提溜上好几圈,直到终于从家里走到办公室,接受空调对身心肺的净化。


  有些人只用被清晨污染超标的空气困扰十几分钟,有些人就得被扼住咽喉几个小时,这取决于他们早高峰堵了多长时间的车。这大概也是横滨每天早上从主干道到小巷口都响彻着鸣笛和骂娘声的原因吧。堵车的时候总是人们原形毕露的时候,混浊的空气又加了把火,衣冠楚楚都变成衣冠禽兽了。


  今天的横滨,也和以往每一天一样,沐浴着轻浮的朝阳和嘈杂的骂声醒来。...


1 / 2

© 李小黑 | Powered by LOFTER